相关文章

八十年代的广告是咋样的?一块广告牌要画一周

来源网址: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火车站广告牌图景

常报全媒体讯 红梅照相机、星球录音机、广玉兰啤酒……曾经,这些常州制造,凭借过硬的产品质量,经过产品广告包装,走向全国,走红市场。昨天,常州晚报记者与常州市工商局广告处工作人员共同走进常州第一家广告公司,听员工讲述常州广告的发展史。

A、第一家常州广告公司,最初负责产品包装设计

朱翰钧从事广告业30多年,是常州广告公司成立之初的首批员工。他说,常州广告公司,是常州的第一家广告公司,成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此之前,常州企业的广告生产全部由常州工艺美术研究所承担。

那时候,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高考制度刚刚恢复,常州具备广告设计的人才非常少。为培育人才,常州工艺美术研究所专门聘请著名书画家、第一代广告人张文浩任教,各企业专门抽派员工参加培训。“我们没有上过大学,也没有美术基础,学习起来非常吃力。”朱翰钧说,全部从头开始,不仅要学习书法,还要学习绘画、设计原理,一笔一画必须工工整整,每天在班里一练就是一天,苦苦练了2个多月,才学到一些皮毛。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上海、苏州、南京等地相继成立广告公司,承接企业广告工作。1980年,常州广告公司成立,成立之初,领导加设计队伍一共近20人。这些人全部是常州工艺美术研究所的骨干,主要负责产品包装设计工作。

B、当时的广告牌,都是画匠爬到高处一笔一笔画出来的

同样在1980年,小营前路段,竖起了一个4米X6米的广告牌,牌子上用深色字体写着“弹性酶片”四个字,旁边画着一盒这款药品,相隔数十米依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朱翰钧回忆,当时这个广告牌竖起来时,成了街上的稀奇事,一条大街上站满了人在看,成了一道风景。

在小营前路段,常州广告公司设有8块广告牌,另外在火车站、百货公司等路段也设有广告牌。广告公司成立之初,制药企业立即嗅到了商机,常州制药、常州四药等医药企业成了常州广告公司的第一批顾客。

最初时候的广告牌,不像现在是电脑设计、电子打印放大。按照流程,当时设计广告先由设计师在画纸上画好彩稿,交给客户,客户满意后,设计师再用石墨画正稿,最后画匠爬到10米高处,在脚手架上按照比例用油画颜料进行绘画,“一个广告牌画下来,至少要整整一个礼拜,刮风下雨都要画。”朱翰钧说,当时广告牌是固定的,无法移动,师傅必须爬高进行绘画,后来公司在广告牌上安装了移轮,师傅终于可以在室内工作了。

常州梳篦包装设计,获江苏省“四新产品”称号

广玉兰啤酒如此包装,畅销市场

C、帮助改良了外观设计,让常州南极风扇一度风靡全国

听说产品设计和广告宣传的效果蛮好的,其他企业闻声赶来了,排队让常州广告公司进行设计。“印象最深刻的是南极牌电风扇,经过我们设计,立马在市场上俏销起来。”朱翰钧回忆,当时,企业专程找到他,说电风扇质量很好,但是与其他品牌无法形成竞争优势,希望设计师可以帮忙设计改造。

“我跟着企业的人专程去厂里看了产品,发现产品性能高,只是外观上样式比较单调。”朱翰钧说,回去后,他们一起动脑筋,在电风扇轴承、安全罩上设计小灯片,风扇转起来,灯片也随之闪烁,呈现螺旋形、跳跃形,款式多样。厂家根据他们的设计,做了一批电风扇放在市场上试销,没想到,这样的款式在全国都属于潮流领先者,因而一炮走红。

D、重视包装设计,一大批“常州制造”开始走向全国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工商总局下属国有企业中国广告联合总公司开展评比中国优质产品活动,要求企业通过属地广告公司进行申报,评比结果汇集成册。

当时,常州大麻糕、梳篦、绣品等常州特色产品虽然在全国很有名,却在包装上样式老旧。这些企业为了能够获评,纷纷找到常州广告公司,请他们帮忙设计。张文浩作为常州广告界的大师,亲自动手设计了广玉兰啤酒。

不仅仅是啤酒,常州绣品包装设计获首届华东大奖,芝麻糖、常州梳篦包装设计等获江苏省“四新产品”……张文浩说,正是在广告设计的助力下,当时部分的常州特色产品开始了走向全国的征程。

E、BB机、电话、摩托车,当时的广告人相当于“金领”

企业的包装广告意识增强了,除了自己配备专门的广告人员外,大多经过常州广告公司进行包装设计。1989年,是常州广告公司最鼎盛的时候,公司人员由最初的不到20人发展成近200人,公司部门也被细化分成公关部、业务部、设计部、油画制作室。那时候,全市的广告公司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腰间挂着一个BB机,家里装电话,出门开摩托车,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一般家庭如果置办一样,就是十分光鲜的事了,而这是广告公司对员工的额外福利。“我们只要业务上做得好,除了这些福利外,年底还有分红2000元,够普通机关干部好几个月的工资了。”朱翰钧说,因此,广告学成了大学生选择专业时的热门专业之一。

朱翰钧印象最深的,大学毕业生由包分配改成自主择业后,有一年常州广告公司计划招6名员工,却意外收到了200多个报名简历,“我们本计划1天以内完成招聘工作,这么多人只能延长到3天。”朱翰钧说,如果他们能够应聘上岗,那也足以让一家子开心一阵子了。(王巍 邱北海 万小珍文摄)